TEL: 021-54038008

水處理PPP下半年再加速 水處理項目占據半壁江山

導讀:截至2018年,全國污水處理量将達674億噸,供水量将攀升至724億噸,平均年增長率分别為8.7%和2.4%。根據财政部綜合信息平台顯示,污水處理、供水、生态建設和環境保護約占項目總數的17.77%。其中,“水務+PPP”的組合模式備受業界青睐。

“PPP”(Public—Private—Partnership)是指政府與社會資本為了提供某種公共物品和服務,以特許權協議為基礎而形成的一種夥伴式的合作關系。自去年相關部委聯合出台《關于在公共服務領域推廣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的指導意見》後,全國各地掀起了一股PPP熱潮。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5月31日,全國共發布PPP項目8644個,總投資需求約10.4萬億元。然而,截至4月,納入全國PPP綜合信息平台的項目落地率僅有21.7%,出現落地難的現象。在PPP熱潮之下,水務行業如何迎接曆史機遇?城市水資源“聯姻”PPP,怎樣才能攜手共進?

對此中國綜合開發研究院産業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龍隆指出,水資源PPP中最重要的是最後一個“P”,即Partnership(合作)。水是特殊産品,不可能完全通過市場進行資源配置,政府必須提供基礎的保障,從經營管理上說水務往往是自然壟斷,因為單個城市不可能有幾套水務管網,同時難以産生超額利潤。


引入PPP模式後,則需要考慮資本收益和合作的穩定,這些特殊性決定了這種“聯姻”必須處理好政府和社會資本之間合約的穩定性。


第三批PPP項目密集落地

期,山東、内蒙古、雲南等多地就第三批PPP示範項目展開密集部署,省級PPP示範項目也在同期加速推進。其中,交通運輸、市政工程等領域依然占據大頭,水資源相關項目熱度明顯上升,落地進度也在提速。業内專家預計,随着8月第三批PPP示範項目出台,預計PPP項目落地将進一步加快,下半年有望迎來落地高峰。


近期,财政部等20個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組織開展第三批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示範項目申報篩選工作的通知》。按照通知要求,各地要在7月25日之前提交示範項目申報材料,并于7月底之前形成備選項目清單和項目評審工作方案。


與前兩批示範項目不同,第三批篩選工作由财政部與相關行業部委橫向聯合開展,是從财政部示範到全國示範的升級。第三批示範項目申報篩選要求注重與我國“十三五”期間重大問題、重點項目有機銜接,更加突出創新和帶動示範效應。

值得關注的是,在地方密集推進的PPP項目中,水資源項目的熱度明顯升溫。目前各地PPP項目50%以上與水務相關,其操作模式日趨成熟南水北調東線江蘇水源董事長鄒徐文說。


粵海水務董事長徐葉琴表示,各地推出水資源PPP項目的價值和意義,主要在于引進PPP模式能夠達到多方共赢的目标。不過目前的情況是,水資源PPP項目發布量大,但落地難。阻礙水資源PPP項目落地實施有多方面原因,誠如項目本身回報率微薄、項目邊界不清晰、中介機構經驗不足、風險承擔不合理、政策不統一等。


如何讓民間資本敢投資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截至2013年底,我國污水處理量為445億噸,供水量為641億噸。據測算,到2018年,全國污水處理量将達674億噸,供水量将攀升至724億噸,平均年增長率分别為8.7%和2.4%。

财政部綜合信息平台顯示,2016年3月末污水處理、供水、生态建設和環境保護的項目總數是1372個,約占項目總數的17.77%。相比1月份,污水處理項目新增647個,污水處理新增投資額達11557億元。


“這麼大的治理需求,僅靠财政的投入難以滿足需求,必須撬動社會資本,充分調動市場的積極性,實現水務領域産品服務在數量和質量上的雙提升。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副部長、巡視員孟春說不過,國家發改委經濟體制綜合改革司原巡視員張麗娜指出,目前财政部項目庫裡涉水方面的項目達到1400多個,但相關的試點才啟動12個。

與傳統的政府投資行為相比,PPP項目從偏建設、偏工程轉向重績效、重服務從單一的項目延伸到綜合治理項目包。流域治理項目綜合業務強、河道整治、海綿城市建設、信息化建設等内容,恰好對接了PPP模式,給具備資本、技術、資源整合能力的衆多服務商提供了廣闊的商機。


孟春建議,在PPP領域中規範的推廣運用中,應注意四項研究:

  • 研究建立水務PPP相關方之間的相互協調和約束機制,特别注重建立利益相關方的項目協調和約束機制;

  • 研究推進水務PPP模式中信息公開機制的建設,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

  • 研究推進水務PPP當中公衆參與的立法工作,盡早實現公衆參與有法可依;

  • 研究加強水務服務行業的績效管理工作,保障水務服務企業的合法權益;深入研究探索第三方監管機制。


PPP帶來的行業變革

訂單大而難:PPP模式的出現将使行業未來的訂單體量向大型化和難度化轉變,上市公司中碧水源、興源環境、維爾利、科融環境等環保公司均承接十億級别、甚至百億級别的PPP訂單。此外,訂單将從原來點源式的訂單向區域性訂單發展,治理難度将增大,對企業的技術層面要求更高。

ROE下降:本質上來看項目回報率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下降,主要原因在于回報率不同的項目打包發出,企業進行項目挑選的難度較之前有所增加,但是也受益于項目整體體量的增加,所承接的項目金額顯著增大。


技術難度大:打包推出的模式使得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提供一攬子的解決方案,對于企業的綜合治理能力和技術平台性提出更高的要求。


加速行業洗牌:随着模式變化、監管加嚴、要求提升等的變化,行業小而亂的局面将逐漸改變,并購重組增加,行業洗牌加劇。來源:中國環保在線